阿吉

高三狗人口失踪。深陷三日鶴沼。爷厨w掉王者荣耀坑。_(¦3」∠)_

好久没有来lof了我都觉得这个号要废了。。。。<_)))彡再等一年我就高三毕业啦到时候我就可以天天来玩了(。)

随笔

对就是随笔,没什么,日常发散一下嘛=u=

同是美术生的鹤丸和三日月





鹤丸国永像平时一样早早的来到美术室,却发现自己的位置被一位蓝发少年"占领"了。
可恶,居然有人比我先来,还占了我喜欢的位置。对于那个位置,鹤丸确实是很喜欢的。这个位置靠近窗边,那里有温和的阳光,清凉的微风,旁边还有根水泥柱,鹤丸休息构思的时候喜欢靠着它。然而现在这个对于鹤丸来说最舒适的位置却被占领了。


"喂喂同学,能麻烦你搬到别的位置吗?这里一直是我的位置吧?"
"可是上面并没有标明这是你的位置啊,而且我比你早到所以我有更多选择权。你说是吧鹤丸国永同学。"
诶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
"你好,我叫三日月宗近,之后也请多多指教了。"三日月微笑着,微微低下头以示礼貌。作为回敬,鹤丸也做了相同的动作。
"那三日月,能把位置还给我了吗?"
"不是说了不行吗。如果要抢回的话,明天就记得比我早到。"
鹤丸突然想起来了,三日月是坐在他后面的一个美术生。但对于鹤丸来说,三日月太过于安静了,以至于鹤丸并没有怎么去在意这个人的存在。所以现在鹤丸只能坐在三日月的之前的位置上。占了别人的位置还有理?真是叫人火大。虽然这个位置还算可以,但相比起那个位置来说就简直是天壤之别。算了算了,也就这一天,不去计较了。


然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无论鹤丸怎么提早,每次当他到美术室的时候都能看见三日月。几个星期下来,鹤丸放弃了。
"三日月啊,我说你怎么每次都比我早到啊。"鹤丸沮丧地说着,把自己挂在画架上。
"哈哈哈,跟、踪呀。看见鹤丸出门之后抄近道来到这里不就好了吗。怎么样,很简单对不对。"
"哇!你!跟踪狂!"
"实不相瞒,鹤丸的家就在我家对面哟。"




之前觉得还是要整篇写完,所以把之前发的删了,把一整篇写完了。食用愉快;w;






轻轻的步伐,迎面而来的是弥漫在空气中淡淡的樱花的清香。一袭白衣,在群樱之中并不显得突兀。手中捧着一枝绽放的樱花。春意浓浓,本该是一片暖意,而今,却是如此肃穆。
"三日月,你看,樱花又开了呢。"轻启唇,话语随花瓣飘逝在其中。



「1」开——孟春

初春,万物渐渐复苏,枝桠上挂着淡粉色的花苞,些许樱花却已然绽放。鹤丸是出来踏青的,在这片草地上轻盈自由,沿途上不知名的野花盛放着,一个小小的白色身影在樱林中肆意穿梭。鹤丸永远是抱着一颗对万物充满好奇的心,对着一颗长得稍微奇异的小石子也可以研究老半天。河边的柳条清悠地摆动着。河面上的冰消融了,化作一股清澈的水,流向看不见的远方。


"哎呀——!"不知是绊倒了什么,鹤丸摔倒在了地上,好在并没有什么大碍。直起了身子,鹤丸发现自己压在一位少年的身上。眼前这位少年有着极为好看的面容,金黄色的流苏用绳子系在了头部的一侧。大概是在这树下小息了好一会儿,少年身上掉落着几朵淡粉色的樱花。鹤丸情不自禁地拿起一小朵樱花,插在了流苏的一旁。鹤丸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儿,他想要再凑近一点,静静地欣赏他。
少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,看这眼前的白色小身影在受到惊吓后迅速跳开让他感觉很有趣,像一个雪大福一样软软的。大概是因为被压得太久身体有些麻痹了,少年起身活动了一下,拍落了沾在衣服上的泥土,泥土中有一丝淡甜的味道,大概是因为樱花留下的那种淡淡的清香。


少年的每一个举止如同贵族一般优雅,鹤丸看得入神。直至少年整理完自己的衣冠之后,抬头微笑着面前的雪大福,鹤丸才发觉自己有些不礼貌的盯了少年好一段时间,脸上泛起了一圈红晕,把头别向一边去,嘟起了小嘴。
"哈哈哈,好可爱呢。"少年走到鹤丸面前,伸出自己的手,投以对方一个笑颜,"你好,我是三日月宗近,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。"
"我。。。我叫鹤丸国永。"鹤丸有点紧张,说话支支吾吾的。见三日月友好地把手伸向自己,鹤丸也礼貌地回敬了对方。
"哈哈哈,像鹤一样纯白色的孩子呢。可爱可爱。"三日月蹲下身子,将鹤丸拉得离自己近一些,温和地揉了揉鹤丸的头,小孩子的毛发总是很柔软。


鹤丸看着三日月,那双媚眼中闪动着一轮金黄色的明月。在此阳光明媚的日子里,竟有如一轮新月浮现在自己眼前,是如此让人陶醉。


微风骤起,落樱款款,柳枝吹拂。这一刻,吹乱了发梢,拨动了彼此的思绪。




「2」盛——仲春
夜色正浓,明月当空,樱瓣撒落下来,落在酒盏中。 三日月抿酒。在走廊的那头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"鹤呀,这么晚还没睡?"
"你不也是吗。" 鹤丸着一袭白衣,双手插在衣袖中。走到三日月身旁,席地而坐。"真是的,喝酒也不叫上我。"
"哈哈哈,以为鹤睡着了嘛。"三日月浅浅的勾起了嘴角,拿出一个酒盏,为鹤丸盛上一盏酒。
"今晚的月很明亮啊。谢谢咯三日月。"鹤丸笑嘻嘻的,将酒盏拿过手一饮而尽。


美酒配佳人,对于三日月和鹤丸来说是再美好不过的事情了。只是双方对于他们所对对方抱有的感情,从来都没有说破过。无论是休息也好,内番也好,战场也好,也就仅限于打招呼与众人一起闲谈和共事了,真正两人呆在一起的时间并不是特别长,这大概就是彼此都未发现对方对自己抱有的感情的缘故吧。


几盏酒之后,已是微醺。互相看着对方微红的脸颊,笑了。所以在这种时候,提出什么要求,都不算过分吧。
"鹤呀,为我来一段剑舞如何。"
"什么呀大半夜的,糟老头子。"鹤丸嘴上是这么说着,心跳却加速了,脸上的温度也上升了,但鹤丸还是更相信这是喝酒后的原因。为你。。。吗?
"那我就为鹤伴奏了哟。"三日月向来都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,从袖中拿出了尺八,将自己身旁的刀递给了鹤丸。"鹤没带刀没关系,使用我的便可。"三日月笑了,笑的更加灿烂了,鹤丸把这些都看在眼里,思绪有点凌乱了,脸上的表情,也不知道成了什么样子。
鹤丸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把刀接过手中,走到了庭院中。身旁是樱花树作伴,白色的鹤在月下又是如此耀眼,隐隐约约散发出白光。笛声在宁静的夜空下悠悠扬扬,动作的上下浮动,音色也在随之改变,忽而沉闷,忽而轻快,但大体上却是十分的宁静、自然、舒缓。
鹤丸随着笛声舞动着,刀在空中挥舞,将空气斩开,樱瓣因空气的流动,在空中跳跃了起来。樱瓣随着鹤丸的移动在他四周飘散着,三日月静静的看着,他所有的感情,渐渐融入了这笛声中;而鹤丸所有的感情,也投入到了其中。三日月就是喜欢鹤丸这份认真,玩归玩,认真起来却是另一幅样子。将所有的心思都投入在此刻所作的事情之中,那双金色的眼瞳越发明亮,眼神也越发坚定。


不知不觉的,三日月停下了,看着鹤丸,站起身来,径直走向庭院中间那白色的鹤。鹤丸也跟着停下了,站在原地,望着三日月。夜晚微凉,但是酒精的催发和刚才的剑舞,使得整个身子都热了起来,身上有一丝薄汗。也许是这样,三日月觉得此时的鹤更加诱人了。
"鹤。。。"三日月走到了鹤丸跟前,手扶上了鹤丸的脸,脸慢慢的靠近了。鹤丸没有反抗,轻轻的闭上眼睛,脸也凑近了。三日月吻了过去,温柔的。嘴唇微热,感受着对方的体温,感受着对方口中酒的味道,心脏的跳动速度也加快了不少。三日月一手搂住了鹤丸的腰,鹤丸双手也环住三日月的腰。
"鹤,我喜欢你。"这是四唇分开后的第一句话,三日月眼中的新月明亮了起来。眼前的白鹤染上了一层淡粉,与这夜色一样,十分的迷人。
"嗯,我也是。"从与你相识开始,我的眼光,就从未离开过你。




「3」凋——暮春
"。。。所以,三日月,麻烦你担任第一部队的队长了。与你同行的有鹤丸国永,小狐丸,莺丸,萤丸以及石切丸。就这样吧,一路小心。"
"明白了,我等必将平安归来。"
"嗯,麻烦了。"


三日月行礼后,站起身来,退出了房间。鹤丸在外头倚着柱子,看见三日月出来了便跟了上去。
"怎么说?"
"要去京都。真开心呀能和鹤同行呢。"
"诶?这个地点可是以我们现在的能力攻破还是有点难度的。待会说不定会遇上检非什么的。"鹤丸走在三日月旁边小声嘀咕着。
"审神者派我们去的话,大概还是有点把握的。没事的,我会保护好鹤的。所以,不用担心。"三日月笑了笑,摸了摸鹤丸的头。
真是一群乱来的人啊。谁要你保护啊。鹤丸脸微红,跟了上去。
哦呀,樱花开始凋谢了呢,枝桠上只剩下几多了。长出绿叶了呀。时间过得真快啊。那么,夏天就快到来了吧。可以和三日月一起吃西瓜啦!


"不错呢,让我吓到了!"果然还是比较难应付,鹤丸一个不留意,被敌方从身后砍了一刀。一时间白色的和服染上了鲜艳的红色。"看到染上红与白的我,一会儿死了也是件可喜的事吧!"
"鹤!应付得来吗!"三日月将面前的敌人斩杀后,小跑向鹤丸这边。
"没问题!"顺势给予敌方致命一击,溅上了血液。"哦呀,衣服都染上红色了真是不像样啊哈哈,回去要换一身干净的了。"
"还可以走吧?"三日月皱了皱眉,将鹤丸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。
"没事,不用担心。只是一点小伤,嘻嘻。回去手入就好了。"


"大家,差不多要回去了。"
"不。。。等一下!检非。。。啧!可恶!"小狐丸看着远处走来的检非,握紧了手中的刀,咬紧了牙。
"三日月。。。"大家担心的看着三日月,毕竟鹤丸受了重伤。其他人受了轻伤倒是无所谓。
"嗯,上吧三日月,我还可以。"鹤丸挣脱了三日月,站直了身子,将刀拔了出来。
三日月点了点头。没事的,我一定会保护鹤丸的。


战场上,刀影挥舞,刀光闪动,鲜血四溅。小狐丸和萤丸身受重伤退下阵来,还好对方所剩人数不多。
就快结束了,再砍完这一个!


挥下刀去,刺中要害,只是一秒钟的事情,确是生与死之间的来回。


"鹤!小心身后!"以箭一般的速度冲上前去,但似乎来不及了。一时间血流成河,流向刀尖, 低落到心上人的脸颊上。


"嘛,有形之物终会毁灭,我恰好在今天而已。"


"三。。。三日月?三日月!!"鹤丸受伤沾满了血,但却不是自己的,而是那个保护自己的人。"没事的没事的!一定能回去的。。。一定可以。。。"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,模糊了视线。


在三日月被刺中的那一刻,石切丸将最后一个人头砍了下来。


"喂!三日月你醒醒啊!马上就到了啊!"鹤丸将三日月抱在怀中,用手捂住了止不住血的伤口。"说什么保护我!我不需要啊!你给我醒来啊自作主张的家伙!"泪水流入嘴巴,这不是咸的味道,而是苦的。"说保护我什么的,你就更应该活着啊。。。"
"鹤。。。很抱歉我再也守不了约了。。。"三日月微睁着眼看着鹤丸,艰难地将手靠在鹤丸的脸上。"抱歉呢,让你伤心了。。。"
三日月的手,永远地垂下了。枝桠上的最后一朵樱花,落下了。



"呐三日月,樱花开了,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啊。"
鹤丸放下手中的樱花,静静地站在樱树的前面。身后,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。


"樱花落下的那一刹那,也是新的开始。你说是吧,鹤。


"三日月?!"鹤丸转过了身,三日月站在花海之中,樱瓣轻快地落了下来,为此刻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。







嗯不喜欢写BE所以是HE。开心吗qwq我以后一定会写一篇BE的放心(。)越写越差了感觉。。。好吧那就是不好!我下次努力写好!至于为什么写去京都=w=。。。因为我也就肝到那里所以写那里(。)对,就是这样。。。

太好了!期末考结束了!!!算是已经放假了w也就剩下去拿成绩了!我要在家里蹲着!咸鱼翻身!于是之前想的一些情节呀段子呀终于可以写出来了好开心qwq港真!憋着我慎得慌!!!(ps.三日鹤!三日鹤!三日鹤最美!!哇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这么甜(*/ω\*)(其实有篇伊达组的我已经想了很久了!!我!这几天!就写下来!!(((先写篇三日鹤(。

摸鱼摸今剑(´,,•ω•,,)

"三日月,我不懂。我不是人类,我没有像人类一样的感情,我也感受不到任何温度。但是啊,三日月你知道吗?你的每一次靠近,都让我感觉到如此温暖。而今,我又回归到那个冰冷的世界,看着你静静地躺在这个毫无生气灵柩里。不知为何,我竟流下一种人类唤作泪的事物。"

鹤丸:嗯,光忠做的饭永远都是那么好吃啊。(咽下一口饭。)

大俱利在一旁默默地咀嚼着以示同意。

光忠:但是啊。。。今天的饭做得有点多了,你们谁愿意把剩下的一点饭吃掉吗?

大俱利:不。

鹤丸:我也不想要,已经很饱了啊。(打嗝)

光忠:那还真是让人发愁呢要浪费粮食了。(苦笑)

(片刻之后)


鹤丸:要不这样吧!石子剪刀布!谁输了就把剩下的吃了吧。怎么样!怎么样!

大俱利一脸冷漠。

光忠:不要了吧鹤丸?只是剩下一点而已。

鹤丸:光忠明明说不能浪费粮食的哦。

光忠:这个嘛。。。的确是这样子的。那俱利酱怎么说呢?(光忠微笑地看着大俱利。)

大俱利:嗯。(举起了自己的手做出了马上可以开始的动作。)

鹤丸:哦哦!!来吧!石子剪刀布!

(光忠剪刀,大俱利布,鹤丸石头。)
鹤丸:石子剪刀布!

(光忠布,大俱利石头,鹤丸石头。)
光忠:哈哈哈我赢了哦。

鹤丸:啊!怎么这样!我一定要赢了俱利酱!石子剪刀布!

(大俱利布,鹤丸石头。)

鹤丸:啊啊!怎么这样!

光忠:那么,就有劳鹤丸啦。(光忠拿着鹤丸的碗去盛饭。)





三日月:鹤呀,晚饭啦,一起去吃吧^_^

鹤丸:啊。。。不,让我再躺一会。。。












【自己画不粗来就写下来咯。】